自由氧说明书—纪念盗版独立日

  1. 1. 注释

人,经济与国家.jpg

自由氧这一概念,是我在阅读罗斯巴德的《人,经济与国家》时,受到的启发。在书中,罗斯巴德多次提到,知识如空气,实乃人类之福利。比如:

知识的重要特点是,人类只需要一次学习,之后不需重复。它会被人类记录下来,不需要再被产生。从此作为一种无限使用,永不消耗,不需要被节省的资源伴随着文明。知识就像空气一样,是人类生存的重要福利。[1]

这里我把recipe译作知识,我认为很贴切。再比如:

什么东西才能称之为财产?很显然,只有稀缺之物才是财产。那些开放向全人类的福利,不能成为人类行为的对象,也不能被一个人拥有,更不能称之为财产。在自由的市场中,没有人能声称拥有空气。[2]

我在5月31日写下自由氧的说明书,因为这一天也是盗版独立日[3],值得纪念。我码出自由氧协议只是为了表达心中一句话:滚蛋吧!知识产权!

海盗湾.jpg

知识不能被物化,自古以来也从未被物化。人们不能像摘下一个苹果一样,去摘下知识,更不能像丢弃一个苹果一样,丢弃知识。知识温柔如氧气,弥漫在你我周围,沁入耳鼻,滋润思想。知识也凶猛似爆炸,每一个碎片都深插在脑海神经,当爆炸来临,你没有选择,也无法抛弃。

一个人出生睁开第一眼看到这个世界,手术灯在爆炸,房屋在爆炸,人也在爆炸,长大了,花草在爆炸,书籍在爆炸,汽车也在爆炸。所有的信息碎片都会毫无理由的飞向经过之人,再敏捷的人也无法闪避,再强大的人也无法抗拒。引爆新知识的人很牛,但被炸到的人却很无辜。在途经每一个爆炸之前,没人会知道爆炸会留下什么样的碎片,但当爆炸之后却没人能将颅中碎片清理干净,如果每一片碎片都带有引爆者的钢印,如果每一次爆炸都是新的思想禁锢,那知识的流淌与穿越将会从享受变成痛苦。

如果强行将知识物化,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将出生就带有原罪。产权必有所属,而我们从睁眼开始就在偷窃,实实在在的偷窃,未经许可,拿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我视知识产权为宗教,众生皆有原罪,并信奉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幸运的是,知识不能产权化,知识不具有排他性和稀缺性,这句话被聪明的人强调过一万次,但还是值得重复更多次。很多人都爱说,盗版就是抢劫,抄袭就是偷窃,但是盗版、抄袭、山寨从来都不是偷窃,世上会有没有遗失物的偷窃吗?说自己的知识被偷窃了的人,就像拿着自己手机打电话报警,说自己手机被偷了的人一样荒诞可笑。世人可以给盗版者、抄袭者、山寨者栽上任何罪名,但绝不可能是偷窃。其实不妨说得更颠覆一点,盗版者、抄袭者、山寨者在我眼里都如玄奘一般,筛选有价值的知识,传播着有价值的信息,埋头于有价值的改进。

曾经我一直以为,“没有XXX,就没有新中国”,是最强洗脑。后来发现我错了,一路过来,途经历史政治马哲毛概,我们才记住这一句。当我发现洗脑界的最强王者,“没有知识产权,就没有创新”,这一句彪悍到不需要任何解释。此处的“洗脑”,是个中性词,因为讨论的不是道的层面,而是术的层面。从术的层面,后者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在高喊口号的人里,几乎无人知晓知识产权的历史与发展,也从来不会有人告诉你这句口号的道理。总之,大家就是信了,毫不质疑,更加不允许别人质疑。甚至有些人在盗版网站高呼,“我用盗版,但是我支持打击盗版,支持知识产权”,一边享受着世俗的快乐,一边祈求宗教的安慰,吃一块肉,扇自己一巴掌,念两句经,继续埋头吃肉,滑稽者不在少数。

当然,事实证明人们也仅仅记住了口号。《社会神经学》刊登了一篇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心理学家罗伯特•埃雷斯(Robert Eres)等人的论文,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是:大脑不承认那些无形的信息是一种财产。无论是人的行为,还是潜意识,都没有知识产权的一席之地。不仅生命科学,各流派的社会科学也找不到对知识产权的支持。往左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一切科学技术、文艺作品都是全人类劳动成果积累的结果,其一切发展都属于全人类,而不属于任何个人、团体或是法人,并且与知识产权有关的内容都属于一次性劳动,马哲认为一次性劳动只能一次性收益,重复劳动才能重复收益。往右走,知识产权严重危害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是真自由主义眼中的垃圾,暴力的本质危害着市场,和真实产权有着激烈冲突,资本主义更视知识产权为市场毒瘤。

反对知识产权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产权。但恰恰它又有无数的理由。每一条理由都可以叫知识产权滚蛋一万遍。首先,知识产权是欺凌于真实产权之上的,暴力会闯入私地掠夺私产,仅仅因为你的私产上有着别人不想让你印的字符。第二,知识产权限制自由意志,在此“宗教”之下,你控制自己的喉咙唱首歌,控制自己的手写字,也是容易违反教条的。第三,知识产权的历史肮脏黑暗,它不是来自于某个智者哲人,而是来及强权、皇室、政府,从诞生起,就如过街老鼠,杀人瘟疫一般遭人唾弃,直到近代政府越做越大,才逐渐洗白,所以知识产权从来没有严密的逻辑,更不需要任何解释,散发着蛮横的恶臭。暴力已经有足够多的理由来恐吓我们,色情、赌博、政治及各种政治不正确都会成为理由,这个时代还加入了知识产权,我们不需要给暴力更多的理由来限制我们。

其实一直都有很多与知识产权作斗争的人,这些人都是绝顶聪明的。我需要一个符合我的想法的协议,但我翻遍了各种协议,即使宽松的也要求非商业。这也不符合我的想法,自由氧是支持作品商业化的。一个开源免费的作品,如果经过改动有人愿意付费使用,这绝对是非常具有价值的改动,即使只改动了一个字符,我也认为非常伟大。极端的,一个字符也没改变,还能获得收益,那我觉得更加了不起。不应该禁锢这些有价值的改动和传播。

自由氧就是让知识解脱,也是让我自己自由,不再束缚在知识产权的宗教之内。

本文遵循自由氧协议

注释


  1. The distinguishing feature of a recipe is that, once learned, it generally does not have  to be learned again. It can be noted and remembered. Remembered, it no longer has to be produced; it remains with the actor as an unlimited factor of production that never wears out or needs to be economized by human action. It becomes a general condition of human welfare in the same way as air. –Chapter 1 Fundamentals of Fuman Action-3.Further Implications:The Means Man,Economy,and State with Power and Market, Murray N.Rothbard

  2. What goods become property? Obviously, only scarce means are property. General conditions of welfare, since they are abundant to all, are not the objects of any action, and therefore cannot be owned or become property. On the free market, it is nonsense to say that someone “owns” the air. …Only if a good is scarce is it necessary for anyone to obtain it, or ownership of it, for his use. The only way that a man could assume ownership of the air is to use violence to enforce this claim. Such action could not occur on the unhampered market. –Chapter 2 Direct Exchange,2.Types of Interpersonal Action:Voluntary Exchange and the Contractual Society Man,Economy,and State with Power and Market, Murray N.Rothbard

  3. 2006年5月31日,瑞典警方突袭了“海盗湾”,查封了海盗湾以及所有服务器,包括路由器、交换机、传真机等,装了满满三车。海盗湾主创人员弗里德里克、高特弗里德等人被带至警局问话,直到晚上才被释放。事发当天,美国电影协会发表题为《瑞典当局击沉海盗船》的新闻稿,称这次行动为版权保护事业的一座“里程碑”。美国电影协会主席丹·格里克曼说:“今天发生在瑞典的这次行动,向全球各地的盗版者们提了个醒:这个世界没有可以保护你们的避风港。”但美国电影协会高兴得太早了。三天后,海盗湾重新上线,服务器被转移至荷兰。网站首页的海盗船标志旁边,出现了一行字母——“HOLLYWOOD”(好莱坞)。海盗船向这行字母猛烈开火,将它打得七零八落。为纪念这次事件,海盗湾把每年的5月31日定为“盗版独立日”(Pirate Independence Day)。

评论